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颜丹晨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外婆  

2006-08-09 00:42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
外婆
 
   刚才忽然听到了克莱得曼的钢琴曲《童年的回忆》,熟悉的旋律让我倍感亲切。这是我经过一年多枯燥的钢琴基础练习后,学会的第一曲“浪漫的歌”。不光是我,我们全家人都十分兴奋,至今我还记得外婆开心的样子,很可惜后来她有眼疾看不清楚东西,不过真没想到我的琴声能给她带来更多的快乐,从此这也成为了我学琴的动力之一了。

   我爸妈是知青,招工之后到了茶岭湘东铁矿工作,那里是湖南和江西的交界处,很偏僻但也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。为了减轻我爸妈的负担,外婆从湘潭过来帮忙带孩子,丹晨妹坨就是外婆一手带大的。小时侯我爱哭,可外婆有一样法宝能让我乖乖睡着。外婆的耳朵很大耳垂很厚有很多肉,夏天摸起来凉凉的软软的,我只要一摸就不撒手也不哭不闹了。后来外婆要回城了,她怕我不习惯她不在的日子,留下了一件她常穿的褂子。我妈说那可真是一件“宝衣”只要抱着它,我就睡得很香。

   外婆的“女权”思想对我的影响也很大,套用现在的一个新词,外婆也是个“白骨精”,是她们那个年代的白领、骨干、精英,她是一个有文化有事业能自己养活自己的独立新女性。从小她就告诉我,不要寄希望于任何人,哪怕是最疼爱你的父母,总有一天也会离你而去,所以你必须有生存的能力,才能在社会上立足才能实现你的人生价值。而女人更得努力,只有在经济上独立了才有可能获得政治上、人格上、情感上的独立。

  去年夏天93岁的外婆摔了一跤,股骨骨折卧床不起,妈妈来了个电话问我能不能回家看看。我催促剧组赶完我的戏,回到了湘潭。见到外婆时她已经瘦得不行了,由于骨折引起的并发症让我更加担心。每天我陪在她身边,帮她讲剧组里好玩的事,帮她挠痒痒,伺候她方便,擦洗身子,就好象小时侯她呵护我一样,从中体会到当初她带我的不易。我能感觉到她对我的依赖,这让我感到幸福也让我感到悲伤,毕竟属于她的时代已经过去。

  妈妈知道我为了外婆的病推了好几个戏,她也有些担心怕影响我的事业。其实我也考虑过,但我不希望留下遗憾。外婆的情况越来越糟,人也糊涂起来,甚至连她最喜欢的丹晨妹坨都不认识了,说我是她妹妹,是她朋友,是护士小姐。我无法说出当时的心情,有一种绝望的无助。我心疼她要忍受病痛,更害怕她真的离我而去。我趴在她耳边唱小时侯她教我的赞美诗,弹她最喜欢听的“平安夜”,我想让她记起我,我想对她说:我爱你!我是幸运的,感谢上帝给了我机会在外婆离开之前。

  外婆走了,妈妈象个小孩一样在我怀里哭了,她说:“从今往后她就没有爸爸妈妈了。”这是我长大以后第一次对死亡有了深刻的印象。在那一个月我成熟了好多,生命真是脆弱,而我们面对死亡则无能为力,因为无法躲避,所以只能珍惜。要爱我们的父母就象他们爱我们一样。
     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5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